椴雨霏

热爱文字,喜欢行走,钟情水彩,耽于幻想,腐女子一枚!

四月忆当时

    今年的四月由着一场小雨开始,嘀嗒嘀嗒的敲开了沉寂一冬的大地,也润湿了大家沉闷已久的心。

    借雨思怀是我的一个习惯,也可以说是多愁善感的缺点。听着雨声,看着雨珠,不免尤忆当时,略略的感叹。

     两年前因着身体一点问题有了工作后的第一个大假,本是要在家调养却实在呆不住,一个人跑到了婺源去。那时很多的旅行圣地都被贴上见面不如闻名的标签,我当时选择婺源图的是散心,心里也略微的先入为主以为定是乌镇般的风韵不再。然而,直到我到达那里,见到那金色的油菜花海,才发现心都暖了。

     婺源的油菜花犹如江南的小女子,水汽氤氲的旖旎赧然。每一枝菜花都窈窕的如欲语还休的小女儿,怯懦着又不肯顺从将息,带着一股子倔强却又掩饰不了娇弱妩媚的姿态。映着很远处背景里的灰瓦白墙,格外的有诗意。

     至今我清晰的记得,我应景的带了一条白裙子略齐脚踝的那种,穿的白帆布鞋,魔术贴的那种,背着的是陪伴了我很多年的一个自己做的手工彩绘包。学生样的打扮,可是那时距离我离开大学校园已经两年之久。我的打扮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情怀,一个我记忆中女孩子最纯美的样子。因着这场生病才有了这场旅行,我的心多少郁结着一点不快,所以这场散心让我带着一点忧伤,也因着那时还多少怀揣着一颗文艺的心,因此才会造访婺源。

     其实此前去过青海门源,见过那里比婺源硕大的多的油菜花,可来到婺源,我还是可以不吝惜的来赞美它,它的美柔和了江南独有的情致让我折服。

     我在油菜花海里一直走一直走,有的花开的正旺,有的花还在含苞,而有的业已然凋落。我看着凋落的菜花突然就想哭,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好奇的看我,我傻气的自言自语说再美的花总会凋落。小女孩居然没被我吓走,反而认真的看着我说,“对啊!只有假花才会常开不败!“

     我一下子大脑短了路,就这样我被一个十几岁的小鬼给开悟了,仿若瞬间悟到了人生真谛。

     我遭遇困苦并不是我不幸,而是因为我活的真实。

     因为,人生总不是一帆风顺!

     敞开了心扉,放下了执念,旅途也变得阳光明媚。花变得更娇媚,云变得更飘逸,水变得更灵动。

     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坎坷曲折,也不是我真的就此大彻大悟。后来因着身体的原因我辞了原来颇为不错的工作,不免惋惜,可并不遗憾。

     后来我爱上了春天花红柳绿的景致,也去过很多传奇般的旅行圣地,看过了更多好风景。却依然记得婺源,记得婺源的水汽氤氲,更记得那里温暖的阳光,和我白裙子上蹭染的金黄的花粉。那闪眼的金黄色染在白裙子上,明朗显眼,但在我心里这明亮的污渍就如我人生中难免遇到又难以略过的坎坷。它让我烦恼,却也证明我一路和好风景并肩,并不只是苦痛,就如,不曾深入花海便不会有白裙子上的痕迹。可看着这条白裙子,我最先回忆起来的却一定是婺源暖暖的阳光下,我终生难忘的那一片金色的油菜花海。

     四月伤怀,思绪飘远,不知不觉往事浮上心头,执笔碎念罢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