椴雨霏

热爱文字,喜欢行走,钟情水彩,耽于幻想,腐女子一枚!

不要在太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初中的课堂上,你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胳膊放在窗台上,手托腮,看着窗外的操场,阳光是早上八点钟,暖却不热。只看到你的侧脸,线条分明却很柔和,睫毛长的有点犯规,又密又浓,带着金色的光,好看的不得了!
  等我们成了同班同学,我才发现,你啊不仅仅是长的好看,学习成绩更是好的让人嫉妒。十四五岁的年纪,可能外貌还不是最重要的,但学霸的人设却真的太吸引人了。
  那时候我还爱写写只字片语,作文还算拿的出手,初三我们一起参加作文比赛,我暗暗在心里攒了一口气要和你比一比。那一次我们都获得了奖项,你在第一名,而我是第二名,在大家的祝贺声里我哭了。那是我第一次不知道原因的哭泣,心里酸酸的难受,至于为什么,到如今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初中毕业时,我们一起照了毕业照,你以全市第一名考去了重点高中,而我去了普普通通的高中,所以,那张毕业照是我们唯一的一张合影。
  高中我们偶尔通信,都是简单的问候,聊一聊学习和学校的趣事,几乎没有什么私事,但却不曾断了联系。
  大学以后有了手机,我们存好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却一次都不曾打过。可能真的没话说,也可能是因为隐隐的怯懦,看着这一串数字,都背熟了,却难以拨通。
  辗转在其他同学那里知道你读研出国回国然后进了研究所,知道你一直用着那时候的那个号码,知道你谈了个女朋友订了婚,我默默的失落过,又由衷的开心。
  翻出那张毕业照,我还是短发,青涩的带着婴儿肥;你青葱挺立,一双墨葡萄一样的眼睛清透好看。我们站在第一排的两边,无意中却穿着一样的短袖T恤,阳光也是八点钟,很暖却不热。
  时间行云流水的淌,在缝隙里滋长,越流越长,也越发的纤细,终于流到尽头变得干涸,滴不到岁月的大石上,做不到水滴石穿,只剩了浅浅的流淌过的痕了。
  这样的比喻恰似你和我吧!在你的记忆里也许都忘却我了吧,或者再想起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但是在我的心里,你是记忆犹新的那一个最特别的存在,无关当时那懵懵懂懂的情愫,只因为那个白衣飘飘的时光中你出现在眼前,太过美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