椴雨霏

热爱文字,喜欢行走,钟情水彩,耽于幻想,腐女子一枚!

我把时钟拨慢一圈
好让时间走慢一点
这样
在离别前多见你一面
在到达终点时晚一点说再见

我把伤情的话写成信笺
夹杂一张热恋时的照片
这样
你还来不及怨恨我
便能多了一份想念

我知道
这样做并不能抵去孤单
也不能让难过消散

除了那么一点点的回忆片段
我还能
留下什么让你心安


不是这样的祭奠
这不是让你能够面对的坦然
是相思太难
是我还不够勇敢


遇见你时情太热烈溢的太满

离开以后才发现想再拥有
为时已晚

我能怎么办呢
我不能歇斯底里的终日牵绊
原谅我
只能自私的
用毒药掺着蜜糖做了了断

我把时钟拨慢
一圈一圈又一圈
永远到不了等待的时间

背光而行

  第一次见到阿欣是我人生比较失意的时候——生病,换新工作,面容憔悴,形貌丑陋——正是万事灰心,最最容不得打击的时候。
  阿欣,95后,白皙,单眼皮女生,好脾气,爱笑,做事认真,和和气气有很好的人缘,喜欢日漫,二次元。有点像便利贴女孩儿似的好说话,体贴又不张扬。但她绝不是便利贴女孩,她自信,努力,做事有计较,做人胸怀宽。
  那时候的我,遇到这样的女孩儿,恰逢花开时节的春雨,那么的恰逢其实,那么的因缘际会。我因病,因新的环境难免不适应,她总是笑呵呵的开导,很关照我的工作,很关心我的身体状况。带着我一起去食堂吃午饭,一起分享好听的歌,好看的电影,好笑的段子和很奇葩或者和难以忘却的人。我呢,喜欢狗狗,喜欢逛书店,喜欢看书,别无所求的也都分享给她,慢慢的相处发现,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们简直是太契合,爱好那么的相似。
  遇到一个好女孩做闺密就好像遇到了一个可心儿的人儿做伴侣一样!看见她,就如看见了光,前路变的明亮,世界变的温暖,色调变的柔和,故事都藏了棱角,变的格外圆润好看。开心的日子所见都是喜事,连陌生的工作也变得不再一筹莫展,在阿欣的关照下竞也变得事事通,很顺畅起来。
  我常常说自己是外向的孤独患者,是开朗的自闭人士,是有着不少朋友的社交障碍人员。我讨厌热闹,也会偶尔厌倦安静,喜欢笑,其实大都时候并不开心,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心性耿直很容易得罪人,可往往幸运女神眷顾倒也没有被背后插过刀,所以我常道我啊,是个幸运的人。但其实,我时常患得患失,渴望被人深深地懂得,在遇到阿欣以前我觉得是徒劳费力,遇到阿欣以后,我相信有命中注定一说。
  对着阿欣,我不用把所有的话过大脑才能说出来,我不怕她会误解,也不怕她会不喜欢,因为我们是一样的脑回路,那么的懂得彼此。她和我,被很多人羡慕,能玩到一起,能说到一起,能吃到一起,就连喜欢的电影,爱看的书也都那么的相似。如果她是一道光遇到我就如同一面镜子,亮的更光芒万丈!
  阿欣这么的好,为何,我还要拿她出来炫耀呢?
  为何其实字里行间都怀着无限的留恋呢?
  因为
  我已经失去了她
  那么的毫无缘由,那么的猝不及防……
  种种原因,最后我还是辞去了工作,离开了生活了那么久的异乡回到了家,回到了有爸妈的地方,然后面试,上岗开始了新的生活。阿欣与我并不是缘到此处各自山水,也不是断了联系最后陌路。我会把工作中的不快告诉她,她会给我讲她新调了职位有多么措手不及;我会给她安利新看到的日漫周边,她会推荐给我一本她觉得好看的书;我会记得她的生日给她准备礼物,她会给我邮寄她自制的糖膏来让我润嗓子……她记得我,我也记得她,如恋爱中的男孩女孩,距离,是用来嘲笑的。
  我们从未因此忘却彼此!
  玩笑之中我会说你都快成为我男朋友啦!她会笑,会给我个爆栗儿,会说以后给我当伴娘,会说让我早点有个男朋友……
  可是两年后,她突然就不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信息,我慌了神,百思不得其解,前一月还互相调侃嫌弃,还在筹划着圣诞见面,后一月,却仿佛一场梦般了无痕迹。
  我怕她出了事,打到单位去知道她仍旧按部就班的工作,打给一起的好朋友知道她家里并无变故仍可以联系到她本人,只是她社交变少了,微信也不常用,而我打去的电话更是再无人接听。
  我分外难过,不能自已,伤心落泪,义愤难平,最后也无计可施,变得木然接受。
  偶然间听到一首陈绮贞的《下个星期去英国》,顿时流下泪来。也许你有话想要对我说,但其实我已改变了太多;也许我也有很多话要对你诉说,却发现你也已改变太多;我们曾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曾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也仅仅是曾经了……
  我还是那个我,只是少了照拂我的那道光,有时候会觉得冷,有时候偶尔失眠会耽溺于回忆,会湿了枕巾,而第二天太阳升起,生活还是继续。
  如今,我已能够平淡看待你的失联,也许是你有了新朋友,也许是想变个样子过日子,你再也不是照着我的光,但我也已习惯背光而行,在走过的路上开出花朵来!
  前路平凡却并不暗淡,旧路难返却温暖而不凉薄!
  遇过的人,碰到的事,都自有因果,不可过于执着,否则便深陷业障了。
  阿欣,如若有缘,冥冥中我们还会再次成为朋友,如若缘分已了,让我谢谢你给过我的那些快乐!
  谢谢你朋友……
  再见了,阿欣!

2016年忙忙碌碌的,遇到很多开心的事,认识了很多新的同事,结交了几个相见恨晚的朋友,也看清了职场的很多阴暗面,遭到小人的算计,吃一堑长一智,2017年我要一切重新开始,给自己加油!

四月忆当时

    今年的四月由着一场小雨开始,嘀嗒嘀嗒的敲开了沉寂一冬的大地,也润湿了大家沉闷已久的心。

    借雨思怀是我的一个习惯,也可以说是多愁善感的缺点。听着雨声,看着雨珠,不免尤忆当时,略略的感叹。

     两年前因着身体一点问题有了工作后的第一个大假,本是要在家调养却实在呆不住,一个人跑到了婺源去。那时很多的旅行圣地都被贴上见面不如闻名的标签,我当时选择婺源图的是散心,心里也略微的先入为主以为定是乌镇般的风韵不再。然而,直到我到达那里,见到那金色的油菜花海,才发现心都暖了。

     婺源的油菜花犹如江南的小女子,水汽氤氲的旖旎赧然。每一枝菜花都窈窕的如欲语还休的小女儿,怯懦着又不肯顺从将息,带着一股子倔强却又掩饰不了娇弱妩媚的姿态。映着很远处背景里的灰瓦白墙,格外的有诗意。

     至今我清晰的记得,我应景的带了一条白裙子略齐脚踝的那种,穿的白帆布鞋,魔术贴的那种,背着的是陪伴了我很多年的一个自己做的手工彩绘包。学生样的打扮,可是那时距离我离开大学校园已经两年之久。我的打扮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情怀,一个我记忆中女孩子最纯美的样子。因着这场生病才有了这场旅行,我的心多少郁结着一点不快,所以这场散心让我带着一点忧伤,也因着那时还多少怀揣着一颗文艺的心,因此才会造访婺源。

     其实此前去过青海门源,见过那里比婺源硕大的多的油菜花,可来到婺源,我还是可以不吝惜的来赞美它,它的美柔和了江南独有的情致让我折服。

     我在油菜花海里一直走一直走,有的花开的正旺,有的花还在含苞,而有的业已然凋落。我看着凋落的菜花突然就想哭,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好奇的看我,我傻气的自言自语说再美的花总会凋落。小女孩居然没被我吓走,反而认真的看着我说,“对啊!只有假花才会常开不败!“

     我一下子大脑短了路,就这样我被一个十几岁的小鬼给开悟了,仿若瞬间悟到了人生真谛。

     我遭遇困苦并不是我不幸,而是因为我活的真实。

     因为,人生总不是一帆风顺!

     敞开了心扉,放下了执念,旅途也变得阳光明媚。花变得更娇媚,云变得更飘逸,水变得更灵动。

     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坎坷曲折,也不是我真的就此大彻大悟。后来因着身体的原因我辞了原来颇为不错的工作,不免惋惜,可并不遗憾。

     后来我爱上了春天花红柳绿的景致,也去过很多传奇般的旅行圣地,看过了更多好风景。却依然记得婺源,记得婺源的水汽氤氲,更记得那里温暖的阳光,和我白裙子上蹭染的金黄的花粉。那闪眼的金黄色染在白裙子上,明朗显眼,但在我心里这明亮的污渍就如我人生中难免遇到又难以略过的坎坷。它让我烦恼,却也证明我一路和好风景并肩,并不只是苦痛,就如,不曾深入花海便不会有白裙子上的痕迹。可看着这条白裙子,我最先回忆起来的却一定是婺源暖暖的阳光下,我终生难忘的那一片金色的油菜花海。

     四月伤怀,思绪飘远,不知不觉往事浮上心头,执笔碎念罢了!

    


    往往失眠夜最是惹人心绪万千!夜不能寐时,意外的想起小椴的那些武侠作品来。作为我喜欢了业已超过十年的作家,他的确是小众的,却始终是我难以割舍的心头好。

    他笔下的武侠世界太纯粹,太简单。英雄不是意气风发便是鬓白迟暮;美人遇不到英雄大都都嫁给了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江湖里的刀光剑影便是快意恩仇。

    他笔下的故事诗歌一样,书画一般,太赋予意境,也大都太多留白总给我几分想象。如今时过境迁,武侠已然式微,可除却金古黄粱,我最惦念的反而恰恰是小众的椴公,也许就是因着他的这份与众不同吧!

    如今椴先生也已改写历史类的书目,可从中我还是读的出那些仗剑江湖,饮酒抒情,笑泯恩仇的影子。世道变了,很多的观念变了,许多的人也变了。可无论清浊青黄,总有坚持初心的人不变,也总有念旧和保有初心的人来缅怀、感动!

    初心是矫情么?

    我只觉初心是拥有过的人的一首悲歌和一种渴求的愿望。因为拥有过,因为还有人坚持,所以才感动于斯!

   睡不着,脑子里过电影,发觉一幕幕都没再时间里被遗失也是感觉安心的。


有时候,会很想很想一个人

  有时候会很想很想一个人,找不到很确切的理由,也说不出究竟在想念他哪一点。可是脑海里会反复的出现他的影子,翻涌不息。

   朋友问我,那这个人是你暗恋的对象么?

   我摇头否定。

   那是看到了一件让你印象深刻的事勾起了回忆么?

   却仿佛也不曾有过。

   那是为何呢?

   我无从解答。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的泛起思念,会恍惚的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想到一起经历的都很平凡的事,没什么太值得铭记的,更不会像戏剧里面那样感天动地。就是平凡的时光里,平凡的我们做过的小事而已。

    后来我觉得,应该是我们都各自天涯了,很少在一起,时间空间的差距很会挑动人的思绪,让人变得伤感和迷离。

    很小的时候就一起追逐玩耍的小伙伴,一起学习aoe ,一起经历了青春期,一起报考填大学志愿,也一起分享了那么多不能说的秘密。最后青春的歌唱曲终人散,走入社会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离。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忙碌,少了见面也少了联系,后来有的在那里安了家,有的把爸爸妈妈也接到身边,反而我们从小长到大的家变成了“外地”。

   一起吵过的嘴,一起哭过的鼻子都是那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却都变成了我如今莫名思念的点滴,想到心酸,想到眼眶潮湿,不过是我知道,曾经少年时以为永不会失散的伙伴也变成了生命里匆匆的过客,终将越行越远,才会感伤不已。

  


  


一本岁月/椴雨霏

  年关将至,哪怕年味业已淡薄可还是多少显得忙碌和热闹。虽已不如年少时热切的盼着年的到来,可越发喜庆的气氛是永恒不会改变的基调。拾掇起屋内屋外,就好像在捋顺这一年的光景,窝心的糟心的,都统统的要揉细了捻起来。好的坏的,总是掺杂的难舍难分才算是生活本真的样子。

  今年的旧物件里,最惹我多看几眼不舍放起来的,便要数那天蓝封面的日记本了。说舍不得它,它其实也并不特殊,可它却真的是陪伴了我六年的岁月。因为写满了字,纸张变得暄软挺俏,五百页的本子,生生要比千页的还厚实。

  它有啥值得我如此留恋呢?

  一本日记本用了六年,很多人怕是要笑我的懒惰了。可恰恰是这六年的光阴,让我如此的割舍不下它,让它分外的让我珍视。

  写日记的习惯从小养成,从流水账到青春期的心事,从第一次暗恋的秘密到也曾年少轻狂的爱国热血。那记录在小小日记本上的文字,不仅仅是微不足道的陈年旧事,更是那永远回不去却无限缅怀的青春。

  后来渐渐长大,可要写的心事却越来越少。很多时候会随手发在社交网络的朋友圈子里,以心事,以说说,或是各种不同的标题记录下那一瞬的心绪万千。慢慢的,真心想写写字的时候越来越少了。而这本我不舍的日记,便是这样在我身边陪我度过了六年光怪陆离的日子。

  六年前我把它带进了大学校园,在寝室的上铺床上写下了属于它的第一个字。陆陆续续的,它知道了我很多的故事,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怨憎别离,都默默的书写在那条格的纹路里。然后毕业带它一起去了离家很远的城市,开始了第一份工作,后来的日子中它我生病它陪着我,我辞去第一份工作它陪着我,我回到那生我养我的小镇它也一样陪着我。而我无论是忧伤是痛苦,是彷徨,是无奈,这六年的心酸我都点点滴滴的写进它的心里,毫无保留的告诉它。

  从一年几十篇到一月十几篇,亦或是每日一篇,我都做过!可无论我是兴致高昂还恹恹是不快,只有这本已经显旧的日记从来都是安静的躺在那里。

  与我,它更像一个懂得倾听的朋友。在我无助时给予慰藉,在我快乐时与我两生欢喜。也许你要说它只是一个本子,可我知道,我为它付出的真心实意让它与众不同,就好像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样。

  我在字里行间的每一句叙述都是我业已消逝的时光中不可再重头的感悟。那样的情景,那样的心事,那样的一瞬间,只有那时的它永远记了下来。

  六年,不如十年听得伤感或是会触动人心。可是纷繁的俗世,每一年都繁华似锦,每一年也少不了冰天雪地,年复年,日复日,六年也就显得不那么不值得一提。

  那逝去的却无比怀恋的岁月啊!

  那正经历的并永远值得珍惜的当下啊!

  逝去的,就随这旧本子在春节将至时尘封箱底;

  当下的,也还会有新本子去书写铭记。

  我的一本本的光阴岁月,我还要在迟暮的时日里听你再给我讲这一段曾经的旧年华呢!

夏日炽爱

火热的太阳啊

照射的火热的光

就如我对你的爱一样浓烈

在风声凛冽的海滩

在热情如火的八月


桂树的枝叶还没挂满馨香的花蕾

梧桐却在路边大片的洒下阴凉

我炽热的爱恋如加州的阳光

炙烤着地面

掺杂着无尽的思念


如果我在海边搭一把遮阳的大伞

你会不会窈窈的来到我的身旁

偎进我的胸怀

用你薄涼又带着点疏离的气息

消减我这浓烈的爱恋


你并没有来

阳光依旧灼人的眼

海风停止了逐浪

桂花都开满了枝头

而我

也终于带着热恋的火种

走的更远  更远


给远方的你

再一次的拥抱你
在梦里
如最初我们相遇时
乍见欢喜
一起牵手在梧桐的树荫下
在校园的小路 荷塘 梅园里

我们读着云淡风轻的诗句
也感慨意气风发的迷离
我们张扬
却也在有时候默默不语

天高海阔
追梦在最远的远方
都以为不会改变
结果经年以后
都换了模样

云卷云舒
思念在最初的地点
总相信会时常聚聚
却不知一别以后
都变做回忆

你是我的初相见
又是我的伤别离
一季花开
一季相去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思念
是为了
更深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