椴雨霏

热爱文字,喜欢行走,钟情水彩,耽于幻想,腐女子一枚!

意气风发少年时

  刚刚看主页动态知道单田芳老师去世了,一下子不敢相信,然后心里酸涩涩的。
  虽然是90后的孩子,可我却是听着评书长大的。小时候爸妈在外地忙工作,我就像个留守儿童一样每日里跟着爷爷,而爷爷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听评书。
  一个旧旧的大半导体,天线拉的老长,平日里爷爷就把它放在外间屋的走廊,声音放的老大,整间屋子都有回声。从早上九点多就陆陆续续开始有电台播评书,一直能播到晚上九十点钟。哪个台几点播,播的是什么爷爷都记得特清楚,定时定点的换台。那时无论我在干嘛,只要不离了家里就一直能听到半导体传来的说书声。
  《三侠五义》、《三侠剑》、《白眉大侠》、《连环套》、《大明英烈》、《说岳全传》、《童林转》、《隋唐演义》《封神演义》等等等等,几乎单老说过的书我都听过。儿时也没啥娱乐,小孩子又是爱说爱笑的时候,所以我每日里的爱好就是学着讲评书。和爷爷一起听了,记下来跑到姥姥家给姥爷讲,倒也不是学习,更多的是模仿。模仿单老的语气用词,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复述一遍。那时年纪小,记忆也是特别好,总是很快就背下来,然后姥姥看着我讲特别高兴。
  直到今日提起曾经的“说书生涯”家里人仍然忍不住要打趣几句。
  而我是真的从这一段段的评书里学到了很多。不仅仅是故事,还有知识,以及为人处世的道理,受益匪浅。以至于无论生活里还是工作中,很多人都说我语言表达特别到位,每次我都说是得了听评书的福。
  几年前爷爷去世了,每次再听广播里放评书满脑子都是儿时的回忆——小小的我赖在爷爷怀里,一会儿要吃糖一会儿要骑车,爷爷每每都是说听完这段书就给我吃糖就带我去骑车,于是我就跟着他听了一段又一段……
  现在连单老也离开了,一下子意难平,恰如那意气风发的少年时代真真都过去了。那时的老物件,那时的故事,包括那时候的人,都没有了~
  唯有感谢那一部部的录音得以保存,让单老讲的故事仍可以被后来的人听到!
  感恩,感谢,惟愿逝者安息~